双龙煤业穆海宏散文——他乡即故乡
发布时间:2020-07-24 15:47:15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这是一个荒弃的村子,在陇东高原之东一个向阳温暖的土湾里。

道路已经荒芜,荒草之中,依稀可以看到黄土上的车辙印,一条宽约尺余的小径,提示着这里还曾会偶尔有人来过,也许,他才是最放不下故乡的。

村子不大,却坐落有致,与故乡高原的村子大同小异,大小不一的院子,演绎了几代高原人的悲与喜、苦与乐,围墙用黄土垒成,一人多高,防的是生灵们,在他们眼里,人可防,可人心却不可防。

大门已经坍塌,青砖碎了一地,大梁和檩条也倾斜在地,压碎了黛瓦,也压碎了脆弱的心,无人照看的果树在院里疯狂生长,繁盛的果实已经无人打理,再也不见在成熟的日子所带来的喜悦,大门外的土梁上,一棵梨树在这里站成了一道风景,冬去春来,等着再也等不来的问候。

院里长满了杂草,在阳光的滋养下,将根深深地扎到黄土里,曾几何时,清澈的星空下,少年正坐在墙头仰望,如刀削过一般的窑面裂开大嘴,风沙让它们不再坚固,也许有一天,随着一声轰隆的巨响,它们便化成滚滚的过往烟尘,消失在沟壑之间。三孔整齐排列的窑洞在无声地诉泣,门楣上的大字斑驳不清,那是给了一代人精神食粮的座右铭,只是它们也即将成为过往。窑顶泥皮掉了一地,铺成了故事,炕上的草席依旧坚韧,方格花窗上的棉纸如永不消逝的雪花,在风中低声吟唱。灶台用细泥仔细抹过,掺杂其中的麦糠依稀可见,铁锅已经被拔走,只剩下一个黝黑炉灶,几片瓷碗的碎片打碎了时光,永远留下来,这里曾养活了几代人,只是再也不会有热腾腾的馍香从这里升腾。

丢弃的家具都是实木的,用的是高原上最好的土梨木和榆木,老式木柜的门开着,一堆旧衣裳中,棉花从右襟棉袄中探出了头,苍白而又无力地祭奠已经远去的岁月。一个已经损坏的水烟锅子静静躺在角落里,曾经,随着一声声的呼噜声儿,数不清的故事从烟锅中吐出,陪伴了无数的欢笑、掌声和成长。

牲口窑在侧面,一口石槽横在窑口,素面上留着数不清的凿痕,木桩被缰绳打磨出亮丽的光泽,这里,养的是高原人最为珍贵的财富,它们跟着主人在黄土地上日复一日的春播秋收,将厚重的岁月一遍又一遍地翻阅,有的老死在了这窑洞里,有的生在这窑洞里,每天夜里,窸窸窣窣的咀嚼声和偶尔一两声的低声嘶鸣,伴随着月光和星辰,迎接一个又一个的黎明。土墙上,木制的楔子上挂着笼头、鞦、夹板、辕橛、拉绳,一把已经生锈的铁犁一半已经被黄土掩埋,略秃的铧尖还没来得及被修正,人们便迫不及待地离开,在往后的日子里,再也听不到一声鞭响,弓腰拉车被定格在了记忆当中,它们活着,是黄土地上最忠实的伴侣,它们死了,也是黄土上最忧伤的故事。

大门外的角落里,一颗花椒树正在迎风歌唱,带着刺耳而又厚实的叶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摘一些吧,不要怕扎手,带回家剁碎,拌在被开水烫过的白面里,烙成饼,是高原村里待客最珍贵的吃食。

那一夜,梦中的黄土院子里,红骡子驾着车仰头长嘶,花白胡子噙着水烟锅呼噜噜地冒着白烟,花椒叶的香味从窗棂间飘出来,孩子们在嬉戏奔跑,可在他们中间,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人的影子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皇冠新宝2手机登录网址(皇冠新宝2手机登录网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皇冠新宝2手机登录网址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